shiki

【原创百合】{PT向}【13】一个小护士和神秘女的故事~




13

警局位于五环边上的一个巷子里,犹如黑夜里的一点星,很扎眼。

值班的民警听到门口的响动马上从桌上爬了起来,理正了帽子。

瞄了一眼刚进门的两个人,“什么事情?”说着抽出了案边的一个破本子。
两人分开站着,断断续续说明了来由。
29号谋杀案?
嫌疑犯?
一听这民警瞬间精神起来,把刚拿出兜的笔又插了回去。
出乎意料地,连做笔录也省了。立马把电话拨到了市局里。

“王警长...”
“关于氰化物杀人案的,我这里有个疑犯......”
那警察神情严肃地低语着,扫了一眼对面两人。
随后是一阵长时间的停顿。
“什么?”那民警捂住了听筒,
“什么时候......好,知道了...”
在一阵简短的对话后,民警终于撂下了听筒。
双手合十,目光扫在这两人身上,那锐利的神色中甚是不解,眉梢微挑道,
“凶手已经抓到了。”
扫视的瞬间撞上了艾青的目光,有一瞬的征愣,后迅速抽离。

眸光缩紧,陶辰只觉自己的大脑有一瞬的空白。缓了很久,重重吐出一口气来。
然而心中却像打翻了调料的浓汤,五味杂陈,得不到缓解。

“今天刚落网,明天就能上新闻了。”民警收起了本子,瞥了两人一眼。
奇怪的很。
主动送上门的嫌疑犯?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索性凶手被抓到了,不然今晚有的忙了。

艾青却只是平静地望着远方某一点,轻勾唇角。那死水一样静的瞳孔即使在民警宣布结果的那一刻也毫无波动。


“犯人冯建豪,付博海的贴身助理。”市警察厅内,一个男人夹着文档紧跟另一个中年男人身后。
中年男人点头,随即二人停在审讯室的玻璃前。

玻璃对面一个干瘦的年轻男人正嚎啕大喊着,声音被阻在玻璃那头,只看得见嘴巴一张一合。黑框眼镜下的细缝眼中满是绝望。
“不是我杀的!说了多少次了人不是我杀的!狗东西......!”拍打着玻璃叫骂着。

男警察举起对讲机,
“废什么话,付博海家后面垃圾桶里翻出的装氰化物内瓶子上有你的指纹,监控显示你在19点至22点间曾出入付博海家中,证据确凿!”

“我...我说了多少次了!我被两个人蒙晕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在付博海家里,我还奇了怪了 就出来了,还没来得及报警呢...这他妈人就死了!”
“把他带走。”
那个警察不再废话,抬手示意。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报应!付博海你这是报应!......”男人挣扎,
“跟着你干了那么些坏事儿什么好都没捞,现在还连累我给你陪葬!呸!”一直拖拽到门口,声音渐渐削弱。
“报应啊!一定是...姓秦的变成鬼来找你了啊!报应!......”余音仍缠绕在空荡的审讯室里。
最终归于沉寂。


沉默。
小小警局里暖气很足,闷热。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陶辰偏着头,她不敢去看她。

“走吗。”
艾青碰了下她的后背,语气依旧平和。
不知是谁一把推开的玻璃门,一个脚步苍匆,一个缓步跟上。
民警的目光却始终落在那消瘦的背影上,绕过玻璃门消失在黑暗中。
有些古怪。
好像猎犬对于猎物,警察总是有种敏锐的嗅觉,能嗅到不同于常人的那点气息。
这女子让他神经有些敏感。
望了眼表,也是大半夜了。不自觉打了个哈气,任由睡意泛滥,便不再多想。

出了巷口便是五环主路,缀着路灯绵延而去,空荡荡的。
陶辰站在路口,等着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出租车。
呼啦啦风过,枯叶翻飞。
这气氛真是怪极了。陶辰微微缩紧了身子。

身后传来一阵细微响动,艾青脱掉了身上的外衣。
“风太大了。你穿上。”

她动手将衣服披在了陶辰肩上,过了膝的长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她惊讶回头,只是一瞬,那眸中倒映着的光斑也一晃而过。
“不,不用。我不冷。”她作声道,“谢谢。”话语有些刺耳。她拿掉了身上的大衣,还了回去。
躲着艾青直勾勾的目光,再次站回了风中。
艾青抬头,紧抿嘴唇,眼前只有那落着长发的娇小背影。
她收起了衣服,不再强求。

奇怪的很,陶辰想。
明明被自己怀疑,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不但没有等来自己的道歉,反倒像是让自己受了委屈似的。

“...我朋友的车就停在前面不远。”艾青再次开口,手上的钥匙晃动作响。
陶辰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漆黑。
“你要是不放心,在这里等着也罢,我去开来。”
听到这话陶辰心上一扎,
“不用。”
她抬眼,“....我和你一起。”








{下几章低能预警 两人会分开一阵子~🤔}


【原创百合】{PT向}【12】一个小护士和神秘女的故事~



12
“人...是不是你杀的?”

那清亮的声音穿过耳膜直插进心窝。
艾青眸光跳动,松开了手上的纸巾。
“你说什么?”
回过头来,目光却已经回归平静,恰到好处地晃过一抹惊讶。
陶辰肩头起伏着,双眼紧紧锁住艾青的黑眸,生怕从那眼中漏掉什么信息似的。
“付博海......是不是你杀的。”
很荒唐吧,这个问题。
当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陶辰自己都没有实感。
太奇怪了。
杀人犯,
离自己的生活太远了,不是吗。她不敢相信。
艾青....
冷风吹打着窗户噼啪作响,陶辰向后退了几步。
艾青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光影落在脸上,映得有些沉重。
“所以,你刚才在试探我?”
陶辰将目光挪开,那样子分明不会说谎。
艾青点了点头,看着面前小心翼翼的女孩。
“我想问问,为什么觉得是我。”

听到这话陶辰抬起头,
“真的...是你做的吗...”声音越来越小,她不敢置信。
艾青眼中波光流转。
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不过好在也在计划之中。看了看四周,长长吐出一口气。
“既然你怀疑我,”她伸出了双手,剑眉轻挑,“那带我去警局罢了。”那平静的语调飘散在周遭。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淡定得叫陶辰开始怀疑自己了。
她的手心攥出了汗,
也许,也许的确是那批氰化钾密封不好漏掉了.....
也许...她只是凑巧有付博海的资料,
也许...她可能真的只略认得一点化学药品......
也许.......
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像走进了死胡同,她找不到出路了。

“你以为我不会吗.....”压抑片刻,陶辰将目光锁住艾青棱角分明的脸,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这是你说的,那走吧。”

真的是这样吗,陶辰,你想清楚了吗。她问着自己。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大脑怎么就下达了命令。
阴差阳错。
对于挑衅,人从来都是接受的。
果然是这样吧。

楼道里凉飕飕的,冰凉抽在脸上让她有了实感。
艾青乖乖任她拽着自己,即使胳膊上那伤口被撕扯得生疼。
陶辰不曾回头。她不敢,也不愿。
两行脚步声踢踏在寂静的冬夜里,闷响。

陶辰的家在城郊的交界处,并不热闹 ,离这最近的警局也要好几公里。
天寒地冻,走的匆忙陶辰还只穿着件毛衣,艾青抬手拦了辆出租。

“小姑娘这么晚还出去啊,啧啧,这最近不太平啊...”司机咂着嘴自顾自说个不停,衬得后座两人更加沉默。
路灯交替晃过艾青的脸,那紧闭的双眼时隐时现。
手上捂湿的触感让陶辰回过神来,想起了什么,侧身看去。
艾青微皱着眉头,而那受伤的地方已被陶辰握的渗出了血。
眼下一惊,慌忙松开手,心中乱成一团。
“疼么...”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陶辰望着那节绷带的地方,手伸了又缩,有些懊恼。
“没事的。”
艾青始终闭着眼,淡淡开口,像是能看到身旁她的焦虑。
陶辰收回了目光,默默缩回了座椅中。
二人不再说话。

司机瞄了一眼后视镜,并排坐着的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一个闭着眼,一个盯着窗外。好奇的目光穿梭在一高一矮两人间,像是揣测着这两人的关系。

窗外光斑闪烁,行人稀松,五环外的夜有些凄清。陶辰盯着不知是哪里的某颗星,心绪飞散。
艾青一直在利用我,是吗...
脑子里的声音一晃而过,像被炸开的石头横七竖八插进心脏。
玻璃壁上细密的水珠裹着窗外的光斑,伸手一碰,便沿着指尖流了下来。
她不知道今晚会怎样收场,她一点也不敢去想。
害怕像这细密的水珠,一碰便再不能复原。











{终于更新了~本来是一章的 还有点没写完就分成两部分了 这两天估计都要画速写画到十一点了 所以会影响更新速度😑}

【原创百合】{PT向}【11】一个小护士和神秘女的故事~



11
与往常一般的黑夜。
陶辰默默坐在桌前,与灯光相映。

过了很久,大门传来一声响动。脚步声渐起。
艾青关了门,在玄关脱掉外衣。由于降温,原本的黑夹克也换成了及膝的黑色大衣。
那不是什么好料子,就像是为了应付一个冬天而已。

走到客厅,陶辰依然静静坐着。
“怎么还没睡?”

逆着光,艾青的发落着细碎的金色,墨色勾勒下侧影轮廓分明。喝着水,她看向桌前的人。
陶辰默不作声,眼睛则盯着艾青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右臂。
单手旋开瓶盖的动作实在有些费劲。
“你的手.....”说着,伸手要去碰。
“没什么。”艾青刻意将手背后。

“给我看看。”不由分说,她敏捷地抓住了她身后的右手,撩起了袖子。
还未抽回手臂,那一道血淋淋的刀口已经暴露在陶辰眼底。
或许是自己动作太鲁莽,她听见艾青倒吸了口气。

陶辰看了看那伤口,抬眼,细眉皱成一团。
“在工地不小心。没事的。”艾青主动解释,声音低哑。
那分明是被匕首砍伤的,陶辰想。

“我去给你包扎一下。”转身去拿药箱,不作回应。
冷冷淡淡,今天的陶辰有些反常。

灯光下,她轻轻蘸着她的伤口。扔掉一块块带血的纱布,满是刺鼻的酒精味。
往日那笑盈盈的小脸此刻一派严肃。她是个称职的护士,这也是她第一次给艾青处理伤口。
感觉到一道视线在望着自己,她并没有理会。一抬头准会撞上那双深黑的眼眸,她想。
艾青撤回了目光,回手从衣袋里掏出了一盒药,放在桌上。
“治痛经的,很管用。”
陶辰抬头,那药盒上面全是些自己不认得的字符,不知是哪个语种。
“谢谢。”声音很小。
艾青抿了下唇,不再说什么。
静了很久。
“最近工作忙吗。”艾青温和的嗓音。
“......还好。”陶辰拿起剪刀将多余的一节绷带剪去。
再次沉默。
艾青收回胳膊,放下了袖子。
陶辰起身,忍不住轻轻向她看去。

那低垂的眼帘,要在往日,她定会多看几眼。

...可是今天不同。

收拾着药箱,拿起几个玻璃瓶依次放入。
忽然手一抖,身旁一个棕色小瓶哐当落地,清脆的碎裂声伴着液体潺潺流出。
登时一股臭鸡蛋味直窜鼻腔。
陶辰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

“别碰!”待那气息入鼻,艾青猛地起身,片刻后便抄起桌上的杯子向那液体四周缓缓倾倒。
清水逐渐稀释了那液体,本就无色的液体现在看来只是变多罢了,只有空中刺鼻的臭味在缓缓消散。

陶辰望着面前微倾的身影,僵在原地。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硫化氢溶液,强碱。只是她没想到艾青的反应居然比自己还快。
刚才也并非她失手,而是故意的。
却不曾想.......
胸口有点堵。
陶辰看着艾青打开窗户,又回身小心地擦掉地上的液体。

“你懂医?”
“不......和工地上的工程师呆久了,略认得一点。”艾青几乎不假思索。
陶辰咬紧嘴唇,又松开,再次抿紧。
的确,一瓶硫化氢不足以说明什么,她想。攥紧了衣袖。

不......
不对。
脑中像幻灯片一样晃过和她相处的一点一滴。

指关节已经发白。陶辰抬起双眼紧紧凝视着背对自己的艾青,深深吸入一口凉气。
双唇颤抖。
“人...是不是你杀的?...”











{啊~拖了好久终于可以开虐了🤔}

【原创百合】{PT向}【10】一个小护士和神秘女的故事~



10
到了中午,医院的食堂热闹起来。一反工作时的紧绷,大家难得喘口气,气氛甚是活跃。

相熟的几个小护士拉着陶辰坐在了一桌。
“本台记者.......”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里徐徐传出播报。
听着电视聊着八卦,中午这点午休时间难得惬意。

“哎,小辰啊.....”丁宁宁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把脑袋探到了陶辰面前,
“你这里是.....”将领子一挑,露出了许多红印子。
陶辰慌忙躲开将领子扣好,
“啊没什么,被虫子咬了。”
仓皇解释,脑中不由得晃过艾青瘦削的肩背,
那颤抖的睫毛,细长的指节,湿热的吻......
耳尖红了起来。

“啧啧,我可不知道还有这种虫子。可以啊小辰,这么快又找到男朋友了。”丁宁宁显然知道那是什么,放低了声音,表情故作夸张。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陶辰瞪了她一眼,默不作声地扒着青菜。
“害羞啥,说来听听,什么人啊。”
“他多高?”丁宁宁追问。

“....175。”陶辰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
“唔.....还过得去。哪里人?”
陶辰一顿,
“广东的吧。”
“的吧?”丁宁宁脸上一抹明显的狐疑,“这你都不确定吗。”
看了一眼丁宁宁,她不再说什么。
的确,她真的不知道艾青是哪里人,只能从那轻微的口音中分辨。
“他对你怎么样?”

噗通,心脏跳动。

阳光下的镜片泛着白光,很好地盖住了眼中的杂乱思绪。
她....对我很好。
温热的早晚餐,她的伞,她望着自己温和的眼,身上的温度,她的怀抱,衬衣中淡淡的野草味,毛线衫的柔软...一点一滴霎时涌上心头。
“...挺好的。”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圆润的脸蛋在阳光下泛着粉色。
丁宁宁都看在眼里。
“嗯...多大岁数?”
“28。”
她猜的。

“他是做什么的?”
陶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不知道,只好照搬艾青的话,
“在工地吧。”
“工地?”丁宁宁皱眉,“陶辰啊,你不会看上什么小混混了吧。”
“不。她不是。”
语气很坚定,陶辰显然对丁宁宁的偏见不太满意。在工地打工也没什么大不了,她想。

“那...”
“好啦你就别再问了,饭都凉了。”丁宁宁又要开口便被陶辰堵了回去,只看她弯眼笑着。
“哎...别嫌我烦,不过我作为师姐真要好好提醒你...”她趴到陶辰耳边轻声开口,
“一定要做好保护措施哟。”
“噗嗤”陶辰差点没喷出来。
她这一笑倒让丁宁宁不知所措了。她怎么会知道艾青其实是个女的呢。


“12月29日,于我市发生一起谋杀案....”新闻播报的声音逐渐清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陶辰喝了一口粥,用余光留意着。

“死者为A医一院院长傅博海教授。据悉,死者于23时被发现死于家中,氰化物中毒致死。警方初步断定为他杀,凶手约为25至30岁之间,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中......”

“天哪,居然是他!我大学还听过他的讲座呢......”

“诶,你说是不是医闹啊...”

“不可能,医闹定是冲动杀人啊,这可是预谋犯罪......”

杂七杂八的讨论声在耳畔飘过。

咣当一声巨响。
“陶辰?哎呀你什么情况,粥都打翻了,烫到没有?”丁宁宁惊呼。
陶辰僵直了身子。被粥烫到的手背泛起一片红,她却没有一点反应。
目光紧锁屏幕。
“没什么。”愣愣地扶起了碗,全身冰凉。









{剧情有新进展 嗯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伏笔~}